Q4最低亏损1500万元,“后进生”青青稞酒成长现疲态

Q4最低亏损1500万元,“后进生”青青稞酒成长现疲态
青青稞酒对外宣布了2021的业绩,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 30%-40%;净利润扭亏,实现5000万-7000万元。但仔细算来,其Q4单季度亏损在1500-3500万元之间。作为业绩多年“吊车尾”的后进生,青青稞酒也在不断调整自身谋求脱困。去年底,青青稞酒宣布拟变更证券简称为“天佑德酒”,以此突出主品牌。在短暂买账后,资本市场依旧用脚投票,1月25日,青青稞酒暴跌,截至15时,跌幅达7%以上,股价为18元/股。蔡学飞认为,青青稞酒的业绩是弱势区域酒企在存量挤压态势下的正常表现,弱势区域酒企受制于品牌价值较低,尚未完成高端产品结构升级,在消费升级态势下,品牌与品质化趋势中整体盈利能力较弱,加上青青稞酒近几年全国化进程遇阻,企业内部又出现了一些投资周期较长的项目,进一步拖累了企业的发展。Q4亏损1500万元以上1月24日晚,青青稞酒发布业绩预告称,预计2021年净利润5000万-7000万元,实现扭亏为盈;扣非净利润在3500万-5500万元;基本每股收益盈利0.1058元/股–0.1481元/股。同时公告宣布,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 30%-40%。2020年青青稞酒全年营收为7.6亿元,即2021年营收在9.88-10.64亿元之间。青青稞酒在公告中表示,白酒行业趋势向好,公司整体业务得到逐步恢复;公司持续聚焦白酒板块,核心区域业务得到了修复。看似2021年业绩表现良好,实则不然。首先是2020年是新冠疫情发生第一年,2021年营收30%-40%的增长是建立在上一年低基数的基础上的。此外,根据前三季度财报,青青稞酒1-9月实现了净利润约8536.61万元,即Q4单季度亏损在1500-3500万元之间。因此公告发布次日,1月25日,青青稞酒暴跌,截至15时,跌幅达7%以上,股价为18元/股。青青稞酒在19家上市白酒企业的业绩排名中,已经成为多年“吊车尾”的差生。自2013年踏上巅峰之后,青青稞酒业绩不断下滑,举步维艰。2013-2020年,青青稞酒营业从14.38亿元,一路跌至7.6亿元,几近腰斩;净利润也从3.37亿元下滑至亏损1.15亿元。这份成绩单,即使是与在其后上市的同为西北酒企的金徽酒相比,同样差距较大。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,青青稞酒由于地处容量较小的西北市场,因此发展必须要进行全国化,但是收购中酒网弯道超车失败后,青青稞品牌建设乏力,跨区域销售遇阻,造成了青青稞酒目前的困境。为了突破消费地域局限和线上短板,青青稞酒曾做出尝试。2015年7月,青青稞酒花费1.4亿元收购中酒时代90.55%股权,彼时确认商誉为1.79亿元。但是收购以来,中酒时代的业绩持续低迷,其2014-2017年分别亏损了0.66亿元、0.42亿元、0.47亿元和0.32亿元。青青稞酒通过线上渠道提振业绩的意图不仅没能实现,反而被拖累了整体业绩的表现。基于此,2018年,青青稞酒对中酒时代进行了1.79亿元的商誉减值,如今中酒时代已从原来的B2C业务转型为酒企服务商。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,中酒时代是青青稞酒的配套型、服务型公司,其与母公司呈现出相得益彰的关系。然而,从整体观察上来看,中酒时代发展并没有达到其预期效果。拟更名摆脱困局青青稞酒主要从事青稞酒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主营“互助、天佑德、八大作坊、永庆和、世义德”等多个系列青稞酒,以及“马克斯威”品牌葡萄酒,其中“天佑德”为主品牌。为了摆脱困境,青青稞酒曾引入保健酒龙头企业劲酒入局。2016年,青青稞酒联手劲酒、奇正集团共同打造“纳曲青稞酒”。2017年更有消息传出,劲酒大区经理已大面积接管青青稞酒一线业务。2019年5月,青青稞酒公告称,公司实控人李银会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战略引入了新的股东——湖北正涵投资有限公司,而湖北正涵背后的股东为劲牌集团实控人吴少勋。公司称此次引入战略股东,青青稞酒将与劲牌集团深入合作,实现资源共享。青青稞酒证券代表王永昌此前在接受蓝鲸产经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劲酒此前与青青稞酒便有合作,该次合作会体现在研发、市场等方面。”尽管如此,青青稞酒的业绩并没有出现期待中的扭转。为了扭转颓势,2021年12月底,青青稞酒祭出“更名大法”。青青稞酒计划变更公司全称为“青海互助天佑德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”,变更证券简称为“天佑德酒”。青青稞酒认为,更名是为更好地推动青青稞酒整体发展,落实青青稞酒战略规划。资本市场对此颇为买单,股价当天大涨4.59%,盘中一度逼近涨停。然而短暂回春后,股价再度下滑。蔡学飞认为:“青青稞酒的业绩是弱势区域酒企在存量挤压态势下的正常表现,弱势区域酒企受制于品牌价值较低,尚未完成高端产品结构升级,在消费升级态势下,品牌与品质化趋势中整体盈利能力较弱,加上青青稞酒近几年全国化进程遇阻,企业内部又出现了一些投资周期较长的项目,进一步拖累了企业的发展,更名是为了凸显特色,强化消费记忆点,以此进行差异化竞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