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,昼夜颠倒,想方设法带货,在TikTok上做跨境主播

我,昼夜颠倒,想方设法带货,在TikTok上做跨境主播
记者 | 徐诗琪编辑 | 文姝琪抖音席卷全球,TikTok已超越谷歌成为全球访问量最大的互联网网站。新的娱乐形式造就新商业机会。以罗永浩入驻抖音直播带货为代表,抖音在中国的商业化探索已很成熟。在国内,淘系、抖系带货主播构建起了牢固的生态,甚至早已开始“内卷”。但在国外,却还没有诞生另一个李佳琦、罗永浩级别的带货主播。这正是新的机会。TikTok在2021年中开通了英国与印尼的直播电商能力,这给已经玩转跨境电商的中国卖家打下一剂强心针,MCN、国货品牌、跨境大卖家纷纷涌入。虽然此前阿里速卖通、lazada等跨境电商平台也有直播能力,但具备娱乐化、社交化属性的TikTok与它们有本质区别——TikTok的逻辑是粉丝、垂直,与内容深度关联。跨境主播,正是在这波热潮中诞生的新鲜职业。相比中文主播,跨境主播的门槛更高:要兼备外语与带货能力,许多直播都在深夜进行,主播们还得适应昼夜颠倒的作息。春节期间,界面新闻采访了两位做跨境主播的中国女孩,从中我们能一窥跨境主播们的工作方式。以下是经界面新闻整理的口述:Chole:裁员潮中转型我本科和研究生都读的是英语相关专业,毕业以后也一直在教育行业。去年我在一家互联网企业做在线教育产品,“双减”发布以后,我成了裁员潮里的一员。被裁以后,找工作很难,当时教育机构基本都不招人了,我也面过一些成人英语教育的机构,但老实说,薪资不太符合我的要求。那段时间刷小红书,总会给我推荐“教培失业人员就业现状”的内容,有一天突然就刷到了有人在做英语的带货主播。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有这类工作存在,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在求职软件上搜了一下,发现上海有好多公司都在招英语主播,我去面了两家,顺利通过了,后来就入职了一家广告公司。面试的时候会要求我试播,我发现,做英语带货主播和我以前做老师也有相通的地方。比如都要流利的英语,要不停地说话。但做了一段时间以后会发现,做主播要更“厚脸皮”些,嘴巴要甜,让观众双击关注送出小红心,这样平台才会推荐你。我现在这家公司是帮品牌做出海营销的,我在一个20来人的小团队里,有人负责Facebook之类的社交平台,有人负责TikTok。TikTok又分成短视频内容和直播,我就负责做直播带货。我们直播面向英国用户,就在国内正常工作时间播,对应英国那边的深夜到早上。这种时间其实没什么人看直播,所以我们数据也不太好,到目前为止播了两个月还没有开过单。每场直播平均只有5-6个人同时在线。做这行以前,我连李佳琦的直播都没看过,但现在为了学习技巧,也常常去看国内主播是怎么做的。做代播就是为甲方服务,有些我们自己想的创意并不能用。比如之前我在卖电动螺丝刀,这种品类本来就不太讨巧,我想着可以做成“解压视频”的形式,直播把螺丝钉满一个木板。但主意被客户否决了,因为直播的重点还是要介绍产品功能。在做主播以前,我也试过去跨境电商公司面试运营的岗位,但能力不符合要求。现在做主播,也能连带着学一些运营、客户沟通的技巧。做主播一定程度上是吃青春饭,多学些技能,再转型也不难。绿幕直播间,图片由受访者提供。陈曦:昼夜颠倒的生活也有点累我是很讨厌朝九晚五工作的人,更想要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。做跨境主播以前,我跑过200块一天的剧组群演通告,也当过广告模特,做过淘宝的带货主播,都挺自由的。现在来做跨境主播也是兼职,但我基本每天都会去。做这行,我自认为是有优势的。我在加拿大读的大学,后来留在当地做过奢侈品导购,英语和销售能力都还可以。可能会播的人英文没我好,英文好的人又怕镜头。我在的公司叫Newme,老板是all in TikTok,公司原来就有做账号,去年8月开始做直播带货,面向英国。现在公司在各地有十多个主播了。播的产品很多,有家居用品、毛绒玩具、消费电子、服饰等等,主要还是打性价比,卖得比亚马逊之类的平台便宜。最近我播的是DIY手机壳,直播间里有很多喜欢做手工的女生看。播了一段时间,我已经有一小批固定的观众了,有个粉丝是管理员,她有时还会私信给我推荐产品,让我们卖。可能和公司本来就有运营经验有关,我第一次直播就有成交,成交额是60英镑。熟练以后,现在单场直播成交额在200镑左右,最高达到过300镑。这已经是业内比较理想的成绩了。但公司人力成本也很高,给主播算的是时薪,每小时200-500元,比国内中文主播的价格稍微高一点点。这样算下来做一场直播公司其实是很难赚钱的,但老板的想法是,在国内先积累运营的经验,之后再把经验和人带到海外去设分点。为了适应英国那边高频消费的时间,也就是晚上8到12点,我们的工作时间也有点“阴间”,是凌晨0点到6点。我现在的作息是,早上下班,回家睡到下午,晚上7、8点吃个饭,11点出门上班。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太阳了,感觉脾气和皮肤都在变差。有时候会跟朋友开玩笑说,上班挣1000,医美花8000。可能我本来就是比较“拼”的人,以前赶通告的时候也试过早晨四点半就起床。但偶尔也觉得挺累的。有一次早晨下播,回家路上觉得好孤单,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她问我“你这样用命换钱值不值得”,我有点心酸。其实除了工作时间自由些以外,我更看重的是环境和氛围。公司里老板和同事没什么上下级之分,氛围也很轻松,我想我还是会继续做下去。